@所有人,为了这个目标,总书记和我们一起“谋划”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
事非经过不知难:听总理一路道来方知0.7%实属不易

陕西反杀案细节:死者三次强塞凶器酒瓶并挑衅

发布时间:2020-09-28  来源:凤凰网-澎湃新闻  字体大小[ ]

  原标题:陕西反杀案细节:死者3次将凶器酒瓶强塞给反杀者并挑衅

   陕西版反杀案”在庭审结束近两年后终于尘埃落定。9月25日,这起曾备受关注的故意伤害案迎来了二审判决,法院认定被告人王浪的行为属防卫过当,改判其有期徒刑五年。

  陕西高院在终审中认定,死者李雷曾三次将酒瓶强塞到王浪手中,并挑衅对方朝自己头部击打,王浪在面对李雷的寻衅滋事行为时,持酒瓶先后砸击其头部及肩部6下,并用酒瓶断茬捅刺李雷左胸及左腋下两下,致其伤及心脏,失血性休克死亡。李雷在受伤死亡前并未对王浪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其言语挑衅威胁、肢体推搡等一系列行为,不属于严重危害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法院认为,王浪为了使本人的人身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行为制止不法侵害,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其正当防卫明显超出必要限度,造成不法侵害人死亡的重大损害,构成故意伤害罪,并据此作出“防卫过当”认定及有罪判决。

  检方: 防卫强度与不法侵害对比相差悬殊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7年12月10日,王浪与朋友苗某在陕西省泾阳县某酒吧内喝酒时,被害人李雷及两名朋友进入酒吧,从其旁边经过时,李雷认为王浪用眼睛瞪他,即上前质问,并拿起烟灰缸扔向王浪,双方因此发生争执,双方的朋友及酒吧工作人员劝阻无果后,当晚20时36分许,冲突升级,王浪与李雷各持酒瓶扭打在一处,随后相继倒地。

  约1分钟后,李雷起身离开酒吧,又在门外停留约1分钟后再次倒地,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泾阳县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尸体检验,李雷系被他人用带有弧状边缘的不规则带刃器物刺扎胸部,伤及心脏,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2018年6月28日,咸阳中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了案件系李雷引发,但同时认定王浪的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也不属于防卫过当,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浪有期徒刑9年。

  一审宣判后,王浪不服判决提出上诉,该案于2018年12月20日在陕西高院二审开庭。

  据该案的二审判决书显示,陕西省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王浪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从不法侵害行为看,被害人李雷的行为属于寻衅滋事,仅实施轻微暴力行为,而王浪却持啤酒瓶猛击李雷头、背部,在啤酒瓶破碎后又捅刺李雷胸部,其防卫行为、防卫强度与不法侵害对比相差悬殊,防卫措施缺乏必要性。

  检察员同时指出,从防卫行为保护的法益与造成的损害后果来看,王浪保护的是身体健康,而造成的损害后果则体现为生命权,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死者三次将酒瓶强塞王浪并挑衅

  陕西高院经审理查明,在李雷与王浪发生口角后,李雷将烟灰缸扔到王浪胸前并上前质问,冲突升级后,李雷曾三次将酒瓶强塞到王浪手中,并挑衅对方朝自己头部击打,双方友人劝阻无果后,先后转移到旁边休息。此后,王浪多次面带笑意并抬起右手意图安抚李雷,均被李雷用手打开。

  就在劝阻者离开约1分钟后,李雷第三次将手中酒瓶强塞给王浪并挑衅王浪砸其头部,自己也从桌上拿起另一个酒瓶,王浪仍陪笑解释,李雷用左手推搡王浪颈部附近一下,王浪呆立片刻后,反握酒瓶朝李雷头、肩部砸击6下,李雷准备还击时因脚下打滑没有站稳,酒瓶也掉落在地,王浪则在酒瓶破碎后,持酒瓶断茬朝李雷左胸和左腋下捅刺两下。

  值得注意的是,在王浪攻击李雷前,关于李雷的行为,在二审庭审中,王浪及其辩护律师均描述为“李雷用手掐住王浪脖子”,而陕西高院在二审判决中则认定为“用左手推搡王浪颈部附近一下”。

  王浪的辩护律师徐昕及王万琼在二审庭审时均表示,王浪是在受到李雷一手掐捏脖子,致其有窒息感、另一只手持酒瓶连续击打的情况下,迫不得已对李雷实施还击。

  但陕西高院在二审判决书中认定,根据现场监控视频,李雷除了开始用烟灰缸扔向王浪,持啤酒瓶挥舞、推搡王浪,以及后来与王浪争执过程中,将王浪的手多次打开并推搡王浪颈部附近以外,未对王浪实施任何实质性的击打行为,甚至在遭到王浪多次持酒瓶击打头部、肩部时,李雷也未进行有效还击,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李雷有掐捏王浪颈部及手持酒瓶连续击打王浪的行为。

  法院:防卫明显超出必要限度

  陕西高院认为,李雷实施的扔烟灰缸、掀翻桌椅、言语挑衅威胁、肢体推搡等一系列行为属于一般违法行为,不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也未对王浪的生命、健康造成严重侵害,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王浪在整个冲突过程中未遭受严重侵害。该院据此认定王浪的防卫行为强度明显超出必要限度,防卫造成的损害结果与所保护的权利对比也相差悬殊,属于防卫过当。

  另一方面,陕西高院认为一审法院未认定王浪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该院据此维持了咸阳中院在一审判决中对王浪故意伤害罪的认定,但撤销了此前有期徒刑九年的量刑部分,改判王浪有期徒刑五年。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9月25日宣判当天,王浪的父亲对澎湃新闻表示,不能接受法院的有罪判决,将继续为儿子申诉。

  王浪的辩护律师徐昕表示,自己仍然认为在这起案件中,王浪的行为是标准的正当防卫。他说,二审法院在终审判决中表现除了一定的善意,法院认为王浪在面临他人实施寻衅滋事行为的情况下,为了使本人的人身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行为制止不法侵害,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

  “但法院又认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如何才能做到精准防卫?”徐昕说,面对不法侵害不断升级的紧急情况,一般人很难精准判断出自己可能受到多大伤害,然后冷静换算出等值的防卫强度,“这显然是强人所难”。

  徐昕说,王浪案是两高一部出台正当防卫认定指导意见后,适用该指导意见的第一案,该案对正当防卫相关司法解释的制定也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中国法治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