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第一书记讲述扶贫故事:总书记牵挂老区“脱贫摘帽”
努力形成全社会尊重、爱护国旗国徽的良好氛围
李克强:灵活就业支持政策要对农民工和城镇居民一视同仁

涉黑家族把持基层20多年:老百姓不听话就打 庭审请56人辩护

发布时间:2020-07-30  来源:凤凰网-北京青年报  字体大小[ ]

  2018年12月,根据河南省郑州市扫黑办的指令,巩义市检察院指派周剑威、王立新提前介入马书喜、马耀帅等37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随着对前期侦查所获证据的审查,马氏父子的“黑恶”面目逐渐暴露出来。

   原标题:涉黑家族把持基层20多年:老百姓不听话就打 庭审请56人辩护

  2020年初,河南省启动实施了沿黄生态廊道建设工程。其中,“流动地景、自然共生”的郑州花园口示范段位于郑州市惠济区花园口镇东10公里处的六堡村至八堡村之间。八堡村是个行政村,辖六堡、七堡、八堡等7个自然村,村子因建在黄河大堤上防汛修筑的堡房而得名。

  走在八堡村北的黄河大堤上,但见堤外绿廊,村庄掩映;堤内绿网,水草丰茂,汛期的黄河,与堤外的村庄一动一静,形成鲜明对比。

八堡村又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宁静

八堡村又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宁静

  然而,这样一个风景秀丽、民风淳朴的村庄,曾被马书喜、马耀帅父子把持20多年,基层政权沦陷,村“两委”一度变成了“马家天下”。

  “我们到村里调查时,老百姓提起他还是心有余悸,不敢接受询问。”近日,记者在河南省巩义市检察院采访,谈起办理马氏父子涉黑案到八堡村调查时,该院第二检察部员额检察官周剑威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

  把持基层政权20多年

  2018年12月,根据河南省郑州市扫黑办的指令,巩义市检察院指派周剑威、王立新提前介入马书喜、马耀帅等37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随着对前期侦查所获证据的审查,马氏父子的“黑恶”面目逐渐暴露出来。

  事情还得从1992年说起。当时,马书喜刚过而立之年,在时任八堡村村支书的岳父帮助下,当上了八堡村村委会主任。仅用了两年左右的时间,便在村子里有了一定的“权威”。有三名村民,因土地分配问题,对村委有意见。马书喜便指使他人在村委门口,对该三名村民进行殴打,导致三人不同程度受伤。令人诧异的是,被害人不仅没有得到任何来自马书喜的歉意安慰,反而在治愈出院后,因担心报复,向马书喜进行了赔礼道歉。

  1995年,马书喜兼任村支书。自此,他便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先后安插妻弟王某群等6名家族成员、亲信进入村“两委”,逐步实现了对村务的绝对掌控。

  此后,他还多方运作当上了花园口镇工业公司副经理,又先后被提拔为花园口镇副镇长、党委书记,毛庄镇党委书记,惠济区市政局局长。与此同时,他仍兼任着八堡村支部书记及村主任职务,“一肩多挑”。甚至在因涉嫌贪污、职务侵占等犯罪,被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取保候审期间,仍采用贿选方式竞选村委会主任。

  “谁投他一票,就给2000块钱,他的妻子领着女儿,在选举现场,殴打那些不听招呼的村民,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也就不敢乱开腔了。”周剑威告诉记者。

  “权威”至此,马书喜仍不满足。2014年,他把一名亲信由村小组长提拔为八堡村副主任。为了培养接班人,又将其子马耀帅安排进村委会,任八堡村党支部委员。时年,马耀帅25岁。他曾经的一些战友纷纷前来“投奔”,马耀帅将这些人组成“消防队”“巡逻队”,跟随自己左右,在村里横行霸道,不可一世,常常对村民恶语相向、大打出手。

  “他(马书喜)的宅子是全木质结构的两进四合院,家中全是红木家具,床也是红木雕刻的顶子床,从其家中和办公室扣押的红木家具就有100多件。普通百姓家,阳台在空中超出边界,都会被他强制拆除。”周剑威说。

  2018年5月,在马书喜的授意下,其当村支书的妻弟兼任村委会主任,马书喜本人则退居幕后指挥。

  就这样,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马书喜等以家族势力为纽带,长期把持基层政权,一方面利用手中的公权力,以村组成员是否听话和服从指挥为标准,给予政治身份、发放工资、分包工程项目等,对组织成员进行管理控制;一方面为前来“投奔”的马耀帅战友及亲属,免费提供食宿、解决生活困难、提供大额资金支持,笼络控制组织成员,将八堡村牢牢控制在马家手中,有组织地实施职务侵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60余起,将八堡村村民承包的土地予以流转,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攫取经济利益1490万余元。

  “这样一个村霸再不打击就会动摇基层政权,人民群众的生活就永无宁日。”谈到此,周剑威不由提高了声音。

  垄断村里的经济命脉

  2019年1月23日,马书喜、马耀帅等37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被移送至巩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由于该案系中央督导组、河南省扫黑办重点督办案件,且涉案人员多、指控罪名多、犯罪事实多、证据材料多,案情错综复杂,社会关注度高,指控难度大。受理当日,巩义市检察院便成立了由该院检察长刘冰为组长,共9人的专案组,采取集中办案,分工负责的方式办理该案。

  周剑威、王立新负责该案涉黑、土地犯罪、诈骗犯罪事实的审查。

  在此之前,周剑威、王立新二人被指派提前介入侦查,审查证据材料,引导侦查机关补充完善相关证据。

  初步审查后,周剑威他们发现,在案证据存在有瑕疵或不能形成闭合证据链等问题。

  “如涉黑犯罪部分的证人多为当地年龄较大的农民,文化程度较低,方言重,但证言却十分规范且多为书面用语,与其身份学识不匹配。”周剑威认为,这会影响证据效力。

  另外,在认定马耀帅强迫交易行为的证据中,买卖协议双方另有其人,表面上看与马耀帅无关。后经补充侦查,这份看似与马耀帅无关的协议,实由马耀帅授意,由他人代为签订。

  “为了办这个案子,年都没有过成,几个人守着那么多卷宗,没日没夜地看。其间,针对存在争议的犯罪事实,河南省检察院、郑州市检察院涉黑恶案件检察组多次听取我们的汇报,对有争议的部分及时明确了意见。”周剑威介绍,最终该案被认定罪名14项,违法犯罪事实62起。在这14项罪名中,除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外,马书喜父子在八堡村这块“土地”上的犯罪行为相对更多一些。不仅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犯罪,还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

  资料显示,2003年至2015年,马书喜父子利用掌控的公权力和势力,以河南某实业有限公司、黄河某农民专业合作社、黄河某实业公司等为幌子,采用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非法占用农用地等违法行为,将租用的惠济区1200亩黄河滩地和八堡村的1200余亩集体土地分割后,对外转租,通过签订“阴阳合同”“真假合同”从中非法牟利。

  不仅土地,水也是马书喜的生财之道。因为毗邻黄河,八堡村许多村民因地制宜,以养鱼为业。养鱼自然离不了鱼饲料,马书喜见村里养鱼的人多了,就建起饲料厂,垄断村里的鱼饲料销售,强迫养鱼户购买他们的产品,否则便采用殴打、拉闸断电、强行拉走村民从其他地方购买的鱼饲料等非法手段,逼迫村民就范。

  “调查中,一个当地的养鱼户对我说,谁敢说个‘不’字,就要挨顿打。他们的饲料质量差,价格贵,卖鱼的钱还抵不上饲料的钱。”周剑威说。

  不仅饲料生产及销售,其他如房地产、医院、幼儿园、物流园、体育馆、搅拌站、物业、宾馆等,八堡村均有相应经营企业,其中村办集体企业3家、家族企业14家,这17家企业,由马书喜实际控制,基本上将八堡村的经济命脉全部垄断。

  此外,在政府或个人投资建设的项目中,马书喜等大肆实施强买强卖、强揽工程等,甚至虚构事实骗取政府补偿款。有企业主“吐槽”,到八堡村是活着进去死着出来,就算不死也得脱几层皮。

  “我又可以安心养鱼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审查,在案证据全部审查完毕,需要补充的,得到及时补充完善,并完成同步协调郑州市中级法院指定管辖的办理工作,以及庭审中由各组负责涉及犯罪事实的示证质证和答辩。

  2019年3月10日,案件被依法提起公诉。其中,37名被告人中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有26人。其余11人未被列入涉黑犯罪,他们中有的既是窝藏等罪的被告人,也是该案的被害人,也有仅参与一起寻衅滋事犯罪的马书喜的女儿。

  专案组围绕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精心制作了证据目录、庭审讯问提纲、举证示证提纲、公诉意见书、答辩提纲等各项庭审预案所需的文书共计1500余页。为保证开庭时能够全面、准确、形象、高质、高效出示证据,专案组采用多媒体系统示证,经过20天的工作,制作了1700张PPT,配合庭审时举证、质证,确保指控有力、打击精准。

  庭审如期举行。其间,郑州市检察院、河南省检察院指派了3名业务专家指导出庭公诉。法庭上,包括周剑威在内的7名公诉人,面对56人的庞大辩护团队,在综合全案证据、准确适用法律的基础上,有理、有力地指控了该组织的犯罪事实。

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

  2019年6月10日,巩义市法院依法认定马书喜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2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十四年,没收个人全部资产;认定马耀帅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4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没收个人全部资产。其余35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零六个月至拘役三个月不等。马书喜、马耀帅等人上诉,7月31日,郑州市中级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马氏父子黑社会性质组织被依法从严惩处,当地群众拍手称快,压在老百姓头上多年的“大石头”终于搬去了,黄河岸边的这个村庄又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宁静。有村民告诉记者,那些年村里经常有人打架斗殴,醉酒闹事,现在风气正了,生活安宁,心情也好了。曾经深受“马氏”鱼饲料之患的养鱼户,再也不用担心有人逼着买鱼饲料,又可以安心养鱼了。

  从一名普通的村干部逐渐成为区市政局局长等,并荣获“优秀村主任”等多项荣誉,尤其是经过省、市、区相关部门多次审查调查后,却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处理,马书喜的“保护伞”不容小觑。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马家帮”的“全军覆没”,其背后数十名“保护伞”被连根拔起。

  “不放过任何一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涉黑涉恶犯罪分子,不遗漏任何一起涉黑涉恶犯罪事实,不掩盖任何一块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唯有扫黑除恶、打掉‘保护伞’,才能更好守护群众的平安。”检察官周剑威说。

中国法治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